除了美貌我一无所有:115.115.

    以前简茵茵在读书的时候,跟朋友们出去逛街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非拉着她算命的江湖人士,那自然都是胡诌,以前她也不相信这种封建迷信,可是在她身上发生过那样怪异的事,而且这人还是清明的师叔,反正她这会儿也没事,就让他算算吧。

    看过手相跟面相,又问过出生年月日,小师叔神神叨叨的摇头,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简茵茵已经自动把他划分为胡诌乱编的算命人士,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可能。小师叔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,你的命数并不长,按理来说的确是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清明已经听不下去了,他将简茵茵护在身后,师叔,虽然您已经不是出家人了,可也不能信口雌黄。

    听了小师叔的话,简茵茵心口一跳,她顾不了那么多,赶忙追问道:然后呢?

    本来是寿命不长英年早逝的命相,怎么一夕之间就改变了?小师叔这会儿就是在自言自语了。

    清明拉着简茵茵走了,小师叔还在原地站着,一脸困惑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他算错了?

    简茵茵在下山的时候,脑子里还是一团乱,耳边却清晰地回荡着小师叔刚才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英年早逝?寿命不长?红颜薄命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沉下心来,目光沉沉,顿时内心有一个大胆的猜测,如果她没有穿过来,如果她没有变成简茵茵,原主是不是就会被陈总得逞,以原主的性子,是不是一时之间受不了就自杀了?

    任心桐的经纪人过生日,以前在她手底下混的陈佩自然也准备礼物去道一声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杨姐知道陈佩现在跟着一个新人在当经纪人,陈佩以前就会来事儿,所以杨姐也乐得指点她。

    其他人给杨姐送的都是首饰珠宝或者化妆品,陈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,她带来的是杨姐家乡的特产,杨姐特别喜欢。

    陈佩有心打听沈西承的事,便一直竖着耳朵听饭桌上的八卦。

    你们知道吗?沈先生现在好像跟苏家那个还没结婚的女儿在交往。

    杨姐正晃着酒杯中的酒,嗤笑一声,我怎么听说不是这么一回事,沈先生都没那个意愿。估计八成是被家里逼急了,才不得不应付一下。

    沈先生都三十多岁了吧,其实对他们那帮人来说还年轻着呢,难不成这些人跟我们也一样,会被父母催婚?

    这你就不知道了吧。沈先生肯定不急着结婚,他父母也不是真的急他结婚,就是急没有下一代,你想想看,今年沈先生都三十多岁了,那他父母不是六十了?这人不管有钱没钱,到了老的时候,都想抱孙子。

    以往这种八卦,陈佩是只听不吭声的,但想到简茵茵,她鼓起勇气插了一句,难道沈先生就没有孩子吗?

    杨姐看陈佩这傻乎乎的样子,不由得被取悦到了,就是没有,他父母才会着急。

    陈佩现在心里直打鼓。

    那如果茵茵要把孩子打掉,以沈家对下一代的在意,有一天知道了这件事,那会怎么样?

    如果沈西承是普通的人,陈佩肯定二话不说陪简茵茵去打掉孩子,可关键他是沈西承啊!还是沈家父母心心念念的下一代!

    陈佩当即决定,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沈西承,她包里还有那报告,让沈西承去决定,这样对茵茵也最好,她们这样普通人根本惹不起沈家。

    她想起茵茵跟她说过,沈西承给了她一张名片,好像就放在家里,陈佩在饭局散了之后,直接打了个车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陈佩的心怦怦直跳,因为她突然想到,茵茵会不会根本就不是去寺庙求什么平安符,而是去陌生的地方打掉孩子?

    她现在来不及给简茵茵打电话,来到茵茵的房间,在床头柜找到了那张名片,捏着名片的右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名片上有沈西承的手机号码,陈佩深吸了一口气,播出了那串号码。

    等待他接起来的时间格外的漫长,漫长到陈佩有几次都想直接挂掉。

    就在她又一次想要挂掉前,电话接通了,沈西承清冷的声音传来,喂?

    陈佩攥紧了右手,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,第一次跟沈西承这样的人物对话,沈先生,我是简茵茵的朋友,有件事我想告诉您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