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珠传说:第140章:通远动员

小说: 金珠传说   作者:江天1573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王树军一听这话,腾地站了起来:我说老徐啊,你别不讲理啊,你一个石材厂,养鸭子,那不是不务正业吗?

    那你种树的去养鱼,就算务正业啦?徐景祥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行了,行了,开会呢!眼看着要吵起来了,何安江赶紧制止。小廖啊,水库先独立出来,你先抓起来。研究一下,是否成立一个水产公司,具体养生么,要通盘考虑。

    纺织厂的孙晓琰也赶紧举手发言:我们纺织厂的养蚕育种进行得非常顺利,我们计划一是卖蚕种,二是自己养蚕,纺丝,织锦。我们计划再榛树林附近,修建蚕房,大规模养蚕。至少能养两季,春蚕和秋蚕。纺织用的机械设备也需要更新,我们需要集团公司加大投资。

    何安江一听,这是一个要钱的,没有直接表态。

    廖寒风举手发言:公司酒店和办公楼,都在加紧建设中,预计可以施工到10月底。这两项主体工程,争取10月底封顶,再晚就上冻了,水泥混凝土搅拌都是问题。内部装修要等明年了,冬季最多能铺设一些预埋管线之类的零活。

    何安江一听,这又是一个花钱的项目。

    大家把手头的项目和计划,都做成书面报告。10月8日都到神鸟去参加集团大会,需要多资金,需要招聘多少人,都整理汇总一下。咱们通远公司虽然起步晚,但也不能落后,不能让神鸟小瞧了咱们。何安江做最后总动员。

    开会的时候,何安江仿佛有点理解李东文的意思了,这是真缺人啊。

    何安江还是抓住了李东文谈话的关键词:老板说的是通远这一摊子,以及明年有什么打算,事关重大啊。

    农场的场长孙雅慧,纺织厂的厂长孙晓琰,果园和林场的场长王树军,石材厂的场长徐景祥,何安江的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廖寒风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几个人,何安江不无感慨,可用之人太少啊。

    何安江宣布了第一项任务:每个部门至少推荐2名中层干部,今年年底前一定要到位。

    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会,主要是研究讨论一下,通远桃花仙公司,明年的规划,请大家各抒己见,畅所欲言。何安江开宗明义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都把目光集中到孙雅慧身上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就是这几块业务,就孙雅慧的农场赚钱了,而且是要赚大钱的,大家也都知道了李大老板亲自给花生的定价格。

    就这几个人,孙雅慧也没有推辞:今年收获的花生,超过了十万吨,定价那么贵,不可能一下子投放市场,销售要细水长流,按照十个月的销售周期来投放市场,每个月一万吨左右。元旦春节等节日,可以适当加大销售量。我们计划组建一个花生加工厂,专门负责包装。

    花生不宜重茬,明年的花生种植,要重新开辟十万亩地,这个任务也很艰巨。今年种植花生的田地,计划种植冬油菜,油菜6月份就能收获,然后可以种植一茬庄稼。我们计划种植菜玉米,城里人喜欢这样吃,8月份到10月份都能收获。我们隔壁的宁省,就有这样种植油菜的,只不过他们第二茬庄稼有些不同,他们种植的是水稻、玉米、马铃薯、向日葵、蔬菜等等。

    另外,我们的花生杆,也不能浪费了当柴烧,是可以做冬季饲料的。我们为此计划开一家饲料加工厂,我们甚至可以养羊。

    王树军一听养羊,赶紧接过话茬:养羊还是我们来做吧。我们林场,有大片的草场,适合春夏秋三季放养,你们的饲料,适合我们冬季圈养。

    我们林场的山楂果园,明年可以小范围挂果,大面积挂果,要等到后年。枸杞果园,明年就能挂果,我们的枸杞果,也计划筹建一个食品加工厂,加工山楂和枸杞,枸杞生产小包装,当食品卖,大批量的,可以当药材卖。

    另外,我们还有五个水库,也不能干闲着,要养殖些淡水鱼类,鱼鳖虾蟹都可以考虑,至于具体养哪些品种,还要市场调研一下。

    我们山楂园今年养的鸡,长得很好。半年时间,就有些开始产蛋了。公鸡也能赶上元旦和春节的旺季,出售一批。山楂园养鸡的模式,明年的规模可以扩大一下。我们计划再扩大十万亩山楂园。

    王树军这是看见甜头了,能见钱了,就想着扩大再生产。不过,何安江的一句话就浇灭了他的梦想,老板计划明年栽桃子,不是山楂。你把桃园,列为明年的重点计划吧。

    王树军一听,也不知道是该郁闷还是该高兴。

    不郁闷吧,自己的计划被否了,不高兴吧,那可是老板挚爱的仙桃啊,那仙桃已经被市场传的神乎其神,自己终于可以搭上线了。不过听说这批是小树苗,挂果那是要三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民间有谚语:桃三杏四梨五年,小枣当年就换钱,想吃核桃等九年。

    这是说,桃树从栽种到挂果,需要三年时间,杏树四年,梨树五年。枣子如果嫁接,当年就能挂果,核桃树挂果,要等九年。

    何安江见王树军这表情,安慰了他一句:神鸟县的气候比咱们这里好,这批桃树苗是在今年春天就开始培育的,今年在那里过冬,还能再长大一些,明年春天移栽过来,你要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一听到王树军要霸占水库,石材厂的徐景祥赶紧举手发言:那个水库,是我们石材厂的,是我们炸了石山,才修成的水库。我们石材厂,今年出产的石材,基本上都被公司征用,修路盖房建仓库,都是内部划拨的,都没给钱的。几个乡建设搬迁安置点,用了一些,也没多少钱。县里修路,用的都是碎石头,半卖半送的,只记着账,到现在还没给结款呢。这水库,我们计划养鸭养鹅呢,你们养鱼,正好合适喂鸭子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